<td id="gfvff"></td>
  • <td id="gfvff"></td>

    1. <acronym id="gfvff"><strong id="gfvff"><xmp id="gfvff"></xmp></strong></acronym>

          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Z世代”或左右美国大选结果

          2020-08-21 04:24:2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美国南亚裔19日在家观看民主党大会,举着支持哈里斯的标语\法新社

          综合《金融时报》、《国会山》报道:美国民主党大会于19日进入第三天,美国加州参议员哈里斯正式获得副总统提名,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位主要政党亚非裔女性副总统候选人。分析认为,民主党能否在大选中将总统特朗普拉下马来,关键要看能否唤起少数族裔和Z世代(95后)的投票热情。有民调指出,哈里斯能帮助拜登团队在少数族裔和年轻人群体中提高好感度,这有望助民主党获胜。

          当地时间8月19日晚,美国民主党大会正式提名哈里斯为副总统候选人,她也因此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位主要政党亚非裔女性副总统候选人,书写了历史。她在接受提名时,深情回忆了印度裔单亲母亲抚养她成人的经历,同时猛烈攻击了美国存在的结构性种族歧视。哈里斯强调,“没有疫苗能对付种族主义,我们必须承担起这个重任。”这也成为了她当晚被传媒引用最多的金句。

          四摇摆州少数族裔选民增加

          分析认为,哈里斯能帮助拜登进一步拉拢少数族裔和Z世代(95后)的选票,而这有可能成为民主党获胜的关键。拜登的最大短板是难以激发选民热情,他已有78岁高龄,是民主党建制派的代表人物,年轻人对他普遍反应冷淡;他白人男性的身份也对少数族裔选民缺乏吸引力。CBS民调显示,仅有66%民主党选民对于投票感到“十分热情”,且其中六成是出于对特朗普的痛恨,相比之下,共和党选民中有74%对投票感到充满热情。而2016年,正是民主党选民对候选人希拉里的冷感,使她无缘白宫。

          在拜登11日宣布选择哈里斯为竞选搭档后,选民对他的热情程度有明显上升,据ABC新闻与《华盛顿邮报》的民调,拜登支持者中对他的热情度从7月15日的39%升至8月15日的48%。另据选民参与中心及选民信息中心的调查,哈里斯的选情提振作用相当明显,非裔和西裔对拜登的支持率分别应声提高了11%及6%。

          而这些选民对于拜登能否获胜可谓至关重要,CNN指出,2020年大选将是史上白人选民最少的一届,比例预计从2016年的71%下滑至66.7%。而特朗普2016年取胜的四个关键摇摆州,即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少数族裔选民都在不断增加,拿2018年中期选举与2016年大选对比,少数族裔选民的比例分别增加了1.8%、0.7%、0.4%和0.6%。由于特朗普当年在后三个摇摆州总共也不过领先了7.7万票,如果此次少数族裔能够踊跃给拜登投票,摇摆州翻蓝并非难事。

          以过往数据来看,少数族裔投票率通常不及白人,例如2018年,亚裔及西裔投票率为40%出头,远低于白人选民的57.5%的投票率。在邮寄选票的加持之下,少数族裔有望投票创新高,扭转大选局面。

          桑德斯背书 95后或愿投拜登

          除少数族裔外,年轻的Z世代(95后)也拥有改变大选的能量,他们占合资格选民的10%左右,但投票意愿并不高。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尽管67%的18岁至29岁的受访者自认属于拜登阵营,但只有11%的受访者是他的忠实粉丝,这与特朗普铁粉的比例相若。年轻人更倾向于左翼标杆人物,例如佛特蒙州参议员桑德斯。在民主党初选的超级星期二中,桑德斯赢得了61%的年轻选民支持,而拜登只获得了17%。

          21岁的帕梅拉.韦斯特法尔表示,她认为民主党的投票率会降低,“我还没见过多少年轻人对拜登太过狂热,倒是见过狂热支持特朗普的年轻人。如果特朗普再次获胜,我不会感到震惊。”不过,与2016年大不同的是,此次桑德斯站在了拜登一边,为他摇旗呐喊,如果桑德斯的背书,以及哈里斯的活力能够激起青年的投票欲,胜利的天平可能会向民主党倾斜。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