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gfvff"></td>
  • <td id="gfvff"></td>

    1. <acronym id="gfvff"><strong id="gfvff"><xmp id="gfvff"></xmp></strong></acronym>

          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许智峰涉禁锢大公报记者四小时 法律界促警方严正执法

          2020-08-17 04:23:23大公报 作者:冼国强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没戴口罩的许智拦截采访车,并贴住车头拍摄凶记者。其间他举止粗暴,向车内记者大声咆哮“落车”

          大公报记者前晚在坚尼地城采访时,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及其同伙突然包围采访车,许智等人涉非法禁锢记者长达四小时,更导致西区交通严重瘫痪。多名揽炒派区议员亦到现场“抽水”。惟事件发生后,许智竟恶人先告状,上载已经剪辑的片段,声称自己被跟踪及被撞伤,颠倒是非黑白。警方表明,报案人拒绝录口供和验伤,日前呼吁其尽快与警方联系,惟该名报案人至今仍未录取口供。法律界及政界人士炮轰许智的粗暴行为涉多宗罪,促请警方严正执法。另警方早前票控不戴口罩的行山人士,有市民希望当局对不戴口罩的议员一视同仁,予以惩罚。

          8月14日晚上约七时,大公报记者驾车到坚尼地城山市街停下,准备进行采访工作。不料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手持电话突然出现,从车头方向走向采访车贴近拍摄。其间他没戴口罩,举止粗暴,向车内记者大声咆哮“落车”;与此同时,采访车左侧亦突然出现一男子,同样隔着车窗向记者大叫“落车”,更有一名穿绿衣、戴白框眼镜的男子在大力拍打车尾近后玻璃位置。有人更企图强行打开采访车车门,记者报警求助。

          许智在网上开启直播,吸引众人围观,更数度包围记者采访车。黄永志、叶锦龙、彭家浩、何致宏、黄健菁、任嘉儿等多名揽炒派区议员亦在场。他们阻碍警方执法,不断挑战警方,多次以粗暴的言行要求警方“交人”。

          采访车退后 许智峰“碰瓷”

          其间采访车有意离开,由于许智在车头的右手边,故採访车拟退后。当採访车刚后退不足六吋距离,车外的许智“碰瓷”,大叫“做咩撞我?”警员到场后,查问车内的大公报记者时,许智强行索要记者个人资料,惟警员拒绝、并清楚表明车内人身份是记者。其后记者听从警方指示,准备驾车到警署接受进一步调查,一名女子和许智峯竟先后冲上前强行拦截采访车。见情况非常危险,交通警员上前拉许智返回行人路,许智突然插水倒地,警员也失去平衡跌在地上。现场再有人起哄指骂警员。由于现场交通严重阻塞四小时,警员协助开路,让采访车离开,疏导交通。大公报记者跟随警员指示,开车到西区警署接受调查。

          许智之后将经过剪接的行车记录仪及直播影片上载至Facebook,更发声明反指《大公报》颠倒黑白。不过许智的直播影片明显看到有其他人用力拍打车身及粗口辱骂,更有人试图开车门拖司机出车。民主党亦不分青红皂白,在Facebook专页将许智的声明置顶,包庇护短。

          揽炒派区议员到场“抽水”

          另外,多名在事件发生后大半小时到现场的揽炒派港岛区区议员在网上不断抹黑警方,称“警方放生肇事车辆同疑犯”及“军装警员推跌许智”,还将现场交通混乱归咎於警方。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大律师丁煌表示,许智过去劣迹斑斑,公众有知情权,传媒亦有责任监察议员的行为。许智煽动他人围堵记者,是严重践踏新闻自由。他指出,若许智等人围堵记者,令记者无处可避,无法脱身,属於妨碍他人的自由,有机会触犯普通法的非法禁锢。此外,许智在街上大部分时间都没有戴上口罩,这样做是违反“口罩令”,警方应该即场向许智定额罚款2000元。至于许智一伙拍打车身,会否构成刑事毁坏,丁煌认为,这要视乎车身有没有任何损毁。若果有损毁的话,涉事人有机会触犯刑事毁坏的罪行。他批评,许智身为立法会议员,却知法犯法,警方应该严肃跟进。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痛斥许智当日出言恐吓记者的行为,斥其粗暴干预新闻自由。他指,许智当日不仅没有戴上口罩,更作出恐吓行为,而他作为立法会议员,不应知法犯法,促请当局严正执法。

          警方回复指,相关案件的报案人未出现,再度呼吁该名报案人尽快与警方联络录取口供。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