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gfvff"></td>
  • <td id="gfvff"></td>

    1. <acronym id="gfvff"><strong id="gfvff"><xmp id="gfvff"></xmp></strong></acronym>

          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仰观俯察\TikTok背后的博弈思考\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 朱 宁

          2020-08-12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字节跳动近日发布声明称,将在美国之外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

            8月6日,特朗普发布总统行政命令,宣布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公司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交易。根据该命令,美国不仅可以要求苹果和谷歌全球应用商店下架字节跳动应用,而且美国公司也无法向字节跳动提供产品和技术,从需求端和供给端阻断字节跳动的产品和未来科技发展。如果实施,打击範围将远超过TikTok的美国业务,直接影响字节跳动在全球範围内的其他多种业务。

            诚然,任何一个企业的国际化战略过程中,都不可避免地隐藏着国内市场所没有的风险和挑战。因为国家安全和其他超越企业本身的利益的原因,越是规模大,影响力强,领先优势明显的企业,国际化的困难往往就越大。基於国际形势和中美关係的重大变化,如何在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做出尽可能优秀的决定,可能就是当前摆在字节跳动面前最重要的一个课题,而经济学中的博弈论思维体系,可能会对字节跳动寻求较好的解决办法,提供宝贵的借鉴意义。

            打压目的在於连任

            博弈论(Game Theory)源起於约翰.冯.纽曼和约翰.纳什的开创性研究。浅显地说,博弈论的基本思路就是要把决策过程,放在一个动态的互动环境中考虑。正如棋手在下棋的时候必须考虑对手的可能应对,企业决策和政府政策制定也必须考虑相关方的应对,以及因此给自己今后决策和政策制定所带来的新的机会和挑战。从某种意义上说,博弈论有点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说的“同理心”,在自己的思考中,尽可能準确地去了解对方的心理,并依此来调整自己的说法和做法。

            按照这样的逻辑,目前字节跳动在评价自己面前的各种可能的策略选择的时候,不但要考虑自己的目标,考虑自己决策马上带来的后果,同时也要考虑对方目标,和自己的策略选择可能给美国传递的信息和美国政府下一步的政策反应。

            根据过去一年时间的观察,美国总统特朗普很多的政策目标,是通过打压中国获得政治资本,以赢得年底的总统选举。限制TikTok在美国的业务或者要求出售美国业务,或并非特朗普最终目标,而只是他惯用的“极限施压”谈判技术的中间步骤。其最终目标,可能是封杀TikTok的全球业务,阻止TikTok成为在全球有影响力的公司,以及增加竞选连任的可能。

            而反观字节跳动的目标,是打造一个有全球影响力的中国公司。美国业务固然是TikTok全球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如果字节跳动採取一些人所建议的在美国发起舆论战等激烈方式进行反抗的话,不但有可能给特朗普竞选提供更多的谈资,间接地成为他竞选连任的助力方式,更有可能引发美国政府更加严厉的制裁,危及TikTok在美国之外的其他全球业务。

            目前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可能主要有三个选择:接受总统行政命令,完全退出美国市场;正常运营,并同时抗辩总统行政命令;寻求可能的出售机会,以合适合理的价格剥离其美国业务。

            第一个选择显然完全符合美国总统行政命令,因此美国应该不会採取额外制裁手段,惟字节跳动不但放弃了一个重要的国际市场和盈利机会,而且还没能获得任何回报和补偿。因此,无论是从财务、战略、品牌形象的角度,这个选择都不具有吸引力。

            第二个选择,也就是字节跳动在8月7日的声明中提到的,可能会诉诸美国法院,以保证自身的合法权益和获得公平的对待。这一提法有理有节,同时符合美国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制度。但是这一做法是否能够扭转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的态度和逆转特朗普的总统行政命令呢?可能我们必须对CFIUS的地位和作用,以及总统行政命令的法律地位进行更多探讨。

            由於TikTok的美国业务一部分来自於母公司字节跳动2017年所收购Musical.ly,因此涉及到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所以会面临CFIUS的调查和批准。字节跳动2017年底收购Musical.ly时,因为Musical.ly是一家成立於上海,总部和主要运营团队在上海,而且并非处於CFIUS所关注的“国家安全”的敏感行业的公司,所以并未向CFIUS申报。

            但CFIUS的调查程序,并不一定需要收到收购兼併企业的申报,而是可以基於委员会的判断自发开启调查程序。而基於特朗普总统的一再表态和近期中美两国之间的关係,CFIUS大概率会因为2018年Musical.ly和TikTok合併运营后,业务用户在美国为由否决当年的交易,并要求字节跳动拆分TikTok。

            抗辩阻力不容小觑

            因为1988年批准CFIUS扩权的Exon-Florio法案规定总统暂停或者禁止一宗外国投资交易的决定“不受司法审查”,因此历史上鲜有成功推翻总统和CFIUS相关决定的成功案例。也就是说,字节跳动即使努力抗辩,但是通过美国法律系统来改变CFIUS的裁决是微乎其微的。因此第二个选择,看起来虽然比第一个强硬很多,但结果很可能是一样。而且字节跳动的抗辩活动,还有可能引发美国政府变本加厉的约束和制裁,并影响之后剥离美国业务时的估值和收益。

            这很可能也就是为什麼字节跳动过去几周一直在积极探讨和寻求第三个选择,也就是以合适合理的价格剥离其美国业务。近期特朗普关於TikTok和微信的总统行政命令很可能更是确认了之前字节跳动对美国政府可能反应的判断,并且几乎确定了第三个选择就是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唯一选择。

            那麼,字节跳动有没有可能通过美国的司法系统来推翻美国总统行政命令呢?答案是非常不乐观。美国总统行政命令是美国总统行使行政权而颁布及执行的命令,宪法依据来自於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行政权属於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授权总统在行政方面较大的自由裁量权。

            总统行政命令,通常通过帮助指导行政官员行动的方式执行法律或者配置资源。除非国会认为违反宪法或者法律,否则总统行政命令具有接近法律的效力。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截至2020年5月24日,已经签发了172项总统行政命令,远远少於第一小罗斯福总统任期内的3522项总统行政命令。

            美国国会有权在总统行政命令违反宪法和法律的情况下,通过立法或者拒绝向相关总统行政命令提供资金的方式,推翻总统行政命令,但在历史上的案例屈指可数。基於现在特朗普总统所属的共和党控制美国参议院,美国国会推翻特朗普关於TikTok总统行政命令的机会非常渺茫。

            与此同时,上周特朗普关於微信的总统行政命令和蓬佩奥关於清网的讲话都显示,美国对於中国科技企业仍然在持续施压,字节跳动在美国所面临的挑战可能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字节跳动也许恰恰是在预见了这一大环境下,在当前情况和对美国今后政策走向尽可能準确的预期基础上,做出了尽快剥离美国业务的决定。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